豬都住到二樓了,快來看看神奇在哪里?

【2017-04-01】

  什么?農村種地、養殖,也是污染排放大戶?

  你沒聽錯。環保界有一個文縐縐的名詞叫做農業面源污染,即農田施肥、農藥、畜禽及水產養殖污染物通過農田地表徑流、農田排水和地下滲漏等方式,進入水體而形成的面源污染。

https://img-xhpfm.zhongguowangshi.com/News/201703/ce1446fda4da463e9206c839b9d2584d.jpg@640w_1e_1c_80Q_1x.jpg

  在一家傳統養豬場附近的水面,生長著繁茂的水葫蘆,這是由于豬糞滲透進土壤和水體,造成水體富營養化(2月24日攝)。

  農業部數據顯示,中國每天要消耗2.3億公斤肉、1億公斤牛奶和8000萬公斤禽蛋。生產出這些肉蛋奶,各類禽畜每天要排泄104億公斤的糞便。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四次會議曾經指出,加快推進畜禽養殖廢棄物處理和資源化,關系6億多農村居民生產生活環境,關系農村能源革命,關系能不能不斷改善土壤地力、治理好農業面源污染,是一件利國利民利長遠的大好事。

 

  肉好吃,糞咋辦?

https://img-xhpfm.zhongguowangshi.com/News/201703/ab9d9c091f0f4e5fbe27a52fb0d90988.jpg@640w_1e_1c_80Q_1x.jpg

  在廣州龍川東瑞農牧集團發展有限公司的養殖場拍攝的一頭豬(2月24日攝)。

   

  如果你對大數據無感,這樣說吧,每消費一斤豬肉,在你看不見的養殖地,就會產生25斤豬糞。如果這些糞便未經處理“裸奔”出來,方圓兩公里的鼻子都要抗 議。別以為你在城里就可以眼不見心不煩,因為它會通過溪流、河流或者地下水威脅你的飲用水源。畜禽養殖業“貢獻”了農業源污染排放的八成以上。

  廣東省農業環保與農村能源總站副站長饒國良說:“環保法規定畜禽養殖場、養殖小區、定點屠宰企業等的選址、建設和管理應當符合有關法律法規規定。從事畜 禽養殖和屠宰的單位和個人應當采取措施,對畜禽糞便、尸體和污水等廢棄物進行科學處置,防止污染環境。禁養區里的養殖場要清拆,新建養殖場環評難。如果養 豬業不解決污染問題,就很難繼續發展下去。”

  作為年消費生豬達六千萬頭的消費大省,廣東豬肉供應自給率保持六成。環保硬杠杠的要求逼出了一批高新技術“豬倌”。廣東東瑞食品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袁建康,就是這樣一個“豬倌”。

 

  “高床發酵”,豬住上了二樓

  廣州東北方向300公里的龍川縣豐稔鎮十二排村,群山之中,坐落著龍川東瑞農牧集團發展有限公司的養殖場——世界銀行貸款項目“高床發酵生態養殖示范豬場”。

https://img-xhpfm.zhongguowangshi.com/News/201703/fb70a377a2864c0290fede0df3017b7f.jpg@640w_1e_1c_80Q_1x.jpg

  廣州龍川東瑞農牧集團發展有限公司的養殖場(2月23日攝)。

   

  袁建康憑借“高床發酵”專利技術帶來的污水“零排放”,拿到了養豬場牌照。

https://img-xhpfm.zhongguowangshi.com/News/201703/10045a95a9c54f2fa4515b1702e1e8e9.jpg@640w_1e_1c_80Q_1x.jpg

  在東瑞農牧集團肥料有限公司有機肥再發酵車間,翻拋機每隔固定時間都要對肥堆進行翻堆作業,以保持發酵均勻(2月24日攝)。

 

  饒國良介紹,傳統模式處理糞污,需要用水沖洗豬舍,糞污歸集到配建的污水處理池。每天,每萬頭豬要產生100噸糞污,污水處理池運行費用大約700元。“高床發酵”技術減少了九成以上的用水。

  所謂“高床發酵”,簡單說就是牲畜住在二樓,糞便經過通透的地板排到一樓,與一樓鋪的木糠墊料混合進行生物發酵,再送到配套的堆肥廠加工成有機肥,肥料打 包上市銷售。養殖場場長阮強說:“我們從豬苗進來到出欄上市,全過程不沖水,整個豬舍都是干的。沒有源頭,自然沒有污水。”

https://img-xhpfm.zhongguowangshi.com/News/201703/44be9233f846485c8080ac1576617ca8.jpg@640w_1e_1c_80Q_1x.jpg

  東瑞農牧高床發酵生態養殖示范豬場的豬住在二樓(上圖),糞便經過通透的地板排到一樓,與一樓鋪的木糠墊料混合進行生物發酵(下圖)(2月23日攝)。

   

  這一溜十幾棟灰白色的房子,如果不事先告訴你,你不會把它們與養殖場聯系到一起。穿行其間,你既聽不到豬叫,也聞不到特別的氣味。

  阮強說,它是封閉的負壓空間。抽風機把豬圈空氣抽出來,做噴霧除臭處理。

https://img-xhpfm.zhongguowangshi.com/News/201703/a1c1bec180424ded94fd3b9fe05fe707.jpg@640w_1e_1c_80Q_1x.jpg

  養殖場工人在封閉的負壓豬圈內檢查自動飼料投喂裝置,用抽風機把豬圈空氣抽出來,做噴霧除臭處理(2月23日攝)。

   

  袁建康以年產1萬頭的規模算了成本賬。使用“高床發酵”技術養殖場的建設成本比傳統養殖場高1.5倍(多投入200萬元)。建成后節省運行成本,加上有機肥銷售收入,每年比傳統養殖場多賺15萬元。也就是說,收回環保投入大約需要13年。

  袁建康說:“經濟賬當然要算。但是,如果沒有靠得住的減污治污技術,農民不答應,養殖場無處容身,還談什么賺不賺錢?”

 

   “一石三鳥”的小夢想

  中國諺語:莊稼一枝花,全靠糞當家。千百年來,糞肥一直是農家寶。后來,有了方便高效的化肥,“糞寶”變“廢污”。這邊,化肥濫用,土地板結退化;那邊,糞污成災,禽畜無處容身。

  廣東農業面源污染治理項目于2011年8月被國家發展改革委和財政部列入利用世界銀行貸款2012-2014財年備選項目規劃。這是國內首個利用世行貸款實施農業面源污染治理項目。項目計劃總投資2.13億美元。

https://img-xhpfm.zhongguowangshi.com/News/201703/cc00ac858cab43c68096c19a33ef0860.jpg@640w_1e_1c_80Q_1x.jpg

  東瑞農牧集團肥料有限公司的有機肥經過翻堆發酵,像一座冒著熱氣的小山包。(2月24日攝)

   

  世界銀行貸款廣東農業面源污染治理項目管理辦公室主任胡學應說:“按照測算,項目實施期5年,到2018年化學需氧量、氨氮可分別減排4.5萬噸、5000噸。其中,畜禽養殖廢棄物無害化、資源化處理計劃治理規模養殖場300家。”

https://img-xhpfm.zhongguowangshi.com/News/201703/3330f298513144e789831e29d61fcb10.jpg@640w_1e_1c_80Q_1x.jpg

  東瑞農牧集團肥料有限公司負責人李有建捧著熱氣騰騰正在發酵的有機肥(2月24日攝)。

   

  饒國良說:“通過‘高床發酵’技術,每養殖5萬頭豬,一年能配套生產5000噸寶貴的有機肥,緩解過度依賴化肥的問題,養殖場也基本不再向環境排放固液 體廢棄物,實現生態循環型養豬。目前廣東有9家養豬場采用了‘高床發酵’生態養殖。建議在‘十三五’期間,政府用實際措施支持一批中小型‘高床發酵’生態 養殖養豬場。”

https://img-xhpfm.zhongguowangshi.com/News/201703/ed03960f5c2741bd8fa4277bbf656d06.jpg@640w_1e_1c_80Q_1x.jpg

  東瑞農牧集團通過高床發酵技術生產的有機肥(2月24日攝)。

  發明了“高床發酵”技術的袁建康,還有一個夢想:用粉碎秸稈代替木糠作為養殖發酵墊料,“一石三鳥”,同時解決秸稈的出路。

[來源:新華社]

黄色一级全祼,欧美一级aa片,一级特黄大片